《伊犁河》:跨越地域和民族的爱 竟然如此生动感人
 
 
 
 故事梗概:在伊犁河谷牧场,有一户养蜂的回族人家,他们的孩子阿尔萨从小就经历骑马、游河及转场搬迁等简单快乐的牧场生活,特别喜欢伊犁河床上的奇石。长大后的阿尔萨渴望能考到上海的大学学习玉雕,16岁那年,来自上海的汉族玉雕师苏娅来到了他们的木屋,一下子激起了蜂场的波澜,原来她才是阿尔萨的生母!养母法图麦百感交集,并作出了艰难的决定:把孩子送走,让他跟随生母去上海,实现他的梦想……而她自己却选择了寂寞坚守,在隐忍中期待!

 

 

《中国电影报》:《伊犁河》本着怎样的创作思考?

王景光:我在影片的“导演阐述”中强调本部电影要从五个创作支点来架构全片,这就是:“地域差别、文化差异、民族情感、人生际遇、悲情元素”。可以说这五点足以成为全片的指导性创作原则。本片讲述的不是什么离奇和新奇的故事,但是把这样的故事纳入到不同民族之间和不同地域之间,这就产生了地域差别和文化差异,实现了“入心、走深和传神”。影片从地域和文化的角度构建叙事元素,抓住一切牧场的草根元素,包括赶车、骑马、渡河、游泳、放风筝、玩平衡、荡秋千等等,都营造出一种古朴、野性和充满泥土芳香的情节。这些都与大上海的华丽、严谨、时尚形成对比,把一个孩子的人生际遇展示得鲜活生动!本片用两条线索交相呼应,一是母爱的坚强隐忍,在孤寂中等待;二是养子对故土的留恋,难忘少小的时光,难以开启新的生活。牧场人家和上海人家的心灵对话,两条河流激荡着人间的命运悲欢!《伊犁河》传达了一个永远闪光而温暖的主题:爱,在孤寂中坚守,在隐忍中升华!

 

 

《中国电影报》:吸引您拍摄《伊犁河》的原因是什么?大家都拍商业片的时候,您为什么选择拍这样一个艺术片或民族题材的电影?

王景光:决定接这部片子,一是觉得有施展的空间,就是说可调动的电影元素是有的,比如民族的、情感伦理的,还有伊犁河这个时空载体的视听展现;二是我和制片人苏尔东不陌生,觉得他有热情和能力,想把回族题材拍好,弘扬回族人的精神和情怀。有这些就够了。具体说,真正让我下决心做《伊犁河》的,是苏总把编剧工作也压给了我。在编剧过程中,我结合了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时创作的《没有谎言的河流》中的主要情节,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创作。说到影片的艺术性和商业性,我认为电影必须具有艺术和商业的双重品质!李安曾经说过,电影不是你讲了什么故事,关键是你的故事能否引起共鸣!我们都希望创作出既叫好又叫座的好电影。拿到哪一个选题,就老老实实做好“这一个”,讲好故事,“让故事大于情感”,避免主题先行、强行灌输,“让类型战胜混搭”,保持电影的本体品质。其实民族、文化类的题材是有做头的,关键是看能否抓住人性、人生、人类的共同本质,而不是就民族说民族。

 

《中国电影报》:影片频频入围各电影节评比展映,您如何评价影片自身的质量?

王景光:能够入围至少可以说影片还是有一定竞争力的,但不是说影片多好,不能就此满足。说到电影本身的质量问题,我只能说这部电影是表达了他本该表达的故事,用真诚的创作态度、专业的创作手法,实现了职业化运作。这是一部人生情感大片,在电影化的时空中完成了艺术化的叙事!如果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评委们看到了《伊犁河》的“专”,那么大学生电影节的评委们则是看到了《伊犁河》的“潮”!

 

《中国电影报》:对于民族题材电影,您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

王景光:民族题材剧要用国际视野来架构,要用人性视角来兜底。影片《伊犁河》讲述的是伊犁河岸边一户养蜂的回族人家十几年坚强守望的情感历程,也是两个民族之间至诚至真的大爱交融故事。与以往民族片不同,《伊犁河》以全新视角构筑故事内核,融进青春感伤、人生无奈的悲情元素,展示时空跨度,表现文化冲突,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有关人性和人生的具有开放式、缺憾美的银幕时空。对于电影叙事,我认为主要是如何做好“内收”和“外放”的问题。“内收”就是调准故事的角度,“外放”就是如何进行电影化的叙事。我们主创人员共同的认识,就是不要处处去说民族,忘记了民族之间的界限才能实现真正的相互尊重、和睦共处。另外,本片不是简单地完成文学叙事,而是站在电影的层面构筑时空。只有电影化的表达才可以实现国际化的交流,因此我们镜头的焦点就集中在“一条河,一匹马,一座木屋,一户养蜂的回族人家,一幅幅骑马渡河的情景……。”民族题材电影,需要考虑的因素比较多,关键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和采用什么样的手法去讲述属于自己的故事。

 

《中国电影报》:《伊犁河》不仅入围了第21届北京大学生节主竞赛单元,还被推荐为分会场开幕影片,介绍一下分会场展映的情况?

王景光:大影节给我们推荐为分会场开幕影片,一开始我们以为仅仅是推荐而已,因为毕竟入围的强片太多,《伊犁河》仅仅是刚刚露头的一批黑马而已。结果是没几天,相继有三个高校来了电话,分别是山东艺术学院、山东师范大学、武汉大学。通过展映交流,还真的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师生们对于《伊犁河》还真的很认同。映后都做了互动交流,观众踊跃提问。山东师大的院方领导明确表示,这是他们承办分会场开幕影片以来,影片质量和交流效果最好的一次!

 

《中国电影报》:您从事职业导演创作,有什么体会可以跟大家分享?

王景光:导演必须真诚、锐利和睿智。没有真诚做不好,没有锐利做不精,没有睿智做不透。同时,导演必须具备三个能力,即故事的建构能力、情节的虚构能力、时空的再造能力。其实电影就是讲人生历程当中的某一次停顿,人生视野当中的某一处风景,人生体验中的某一次心灵颤动。电影必须跟你的人生有关系,是你人生的某一个闪念,某一次思索,某一次未完成的动作意图的延续。目前中国电影存在的“选题跟风”现象特别严重。一是电影人的真诚需要重塑。失去了真诚,没有了对电影的执着、对电影的追梦、对电影的酷爱,一味媚俗市场,结果是赢得一时的票房,失去了作品的生命力;再就是电影人的专业素养需要提升。现在一谈电影,就立刻分成艺术片和商业片。对艺术片敬而远之,而对商业片又理解偏差,以为惊悚、逗笑、恐怖就是商业了。要么就是曲解了电影的运作模式,以为只要明星出演就会赚钱,过分炒作作品以外的东西,结果忽略了故事性和艺术性,使导演创作,摄、录、美等创作无法落到实处。我认为电影没有艺术和商业之分,只有类型之别!

 

王景光,先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导演系,电影导演创作艺术硕士(MFA)。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视剧导演协会会员。他是目前的影视创作群体中能对导演和编剧创作融会贯通的职业导演之一,倡行电影类型片创作,曾经组织发起“电影类型片创作联盟”活动,主要编剧和导演作品有《核桃》《城市的谎言》《周末探案》《故意杀人》《伊犁河》《提前出狱》《武装押运》《惊魂神农架》等。2012年创作完成院线电影《伊犁河》,本片入围首届(2013)浙江青年电影节;入围第四届(2014)北京国际电影节“民族电影展映单元”;入围第五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2013)年度电影评比,并获“年度导演、年度影片、年度男演员、年度女演员、年度编剧”五项提名;入围了第14届美国洛杉矶“世界民族电影节”;入围了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成为分会场开幕影片。

 

文章转载自2014416日《中国电影报》
 
 
该页已被阅读 1619

上一篇      

Copyright © 北京民族电影展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