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之旗》:微视界里的大气象
 
 
作为微时代的产物,微电影以短小精悍、快速点燃主题的优势,风靡于互联网。当时长不足30分钟的微电影与卷帙浩繁的民族史诗相遇,会出现怎样的景象?国家人文地理微电影《图腾之旗》以其实践说明,小身材也有大容量,微电影也有大担当。

 

一部民族英雄的成长史,一部所有人心灵的建设史

 

    这是一个世代流传的故事,这是一部发生在佤族猎头祭谷之地的血性史诗:很久以前,佤族英雄江三木落受命护送本族圣物到巴绕克神坛,鼓神梅绕格一路随行。期间,历尽苦难,但英雄不退缩、不踌躇,意志坚定地把圣物送到了目的地……

     

     2013年,国家人文地理微电影《图腾之旗》之《云南·沧源》一经面世,即获得各大视频网站的重点推介和网民追捧,不仅创造了点击率破千万的佳绩,还获得了亚洲微电影节、西安国际微电影节、第三届北京国际微电影节的众多奖项,被称为大陆版的“赛德克·巴莱”。

      

    充满原始野性美的画面,现代、奔放的打击配乐,雄伟壮丽的丛林奇观,少数民族的狂欢……全片没有一句对白,却完整地讲述了一个英雄的励志故事。第三届北京国际微电影节的颁奖词这样写道:“影片起始,让我们感觉不是在观看一部微电影,而是在看一部鸿篇巨制的好莱坞大作。它给微电影创作带来了新的境界。”

      

    作为国家人文地理微电影《图腾之旗》系列的开山之作,《云南·沧源》之所以获得成功,导演杨蕊认为,是因为它代表着中国少数民族身上一种非常宝贵的气质,像是人类童年的感觉。这种精神气质,一旦彰显出来,它会滋养全体国人。

    

   “这个用好莱坞的类型片来结构的民族故事,着眼于人的内心重建,具有普世意义。所有人这一生都有这样一个过程,即完成心灵的建设。因此,这样的一个故事类型,能获得大多数人的共鸣。”杨蕊说。

 

 

以图腾之名,彰显少数民族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拍摄《图腾之旗》这个设想,是在2012年形成的。当时,北京民族电影展主席牛颂提出了“新文化”电影观的概念。他认为,各民族都有很多先进的民族文化,希望能够提取出来,在今天这个时代重新被人关注。这一想法得到了杨蕊的认同,《图腾之旗》系列也由此产生。

     

   《图腾之旗》,其名寓意深刻。“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图腾和文化。图腾其实就是一种文化内核,一种民族气质。《图腾之旗》代表一种大的文化包容、和谐思想,这是我们最想强调的。”杨蕊说,这部系列影片主要取材于民族神话、史诗,目的就是要向文化溯源,向中华各民族一些根基的东西溯源。从溯源中,寻求一些将来可以发展为大的影视题材的资源。从短小精悍做起,寻找更多的资源。

      

    “多年以来,人们有一种刻板印象:少数民族文化是边缘的,是需要我们保护的。而保护这些文化的方式,就是让它们进博物馆。这种保护有偏差,因为少数民族文化有强大的生命力。”杨蕊表示,通过《图腾之旗》,观众会看到,少数民族文化其实有很强大的生命力,有自己的文化支撑。

      

    “所有少数民族身上,都有我们未曾了解的、能打动我们、震撼我们的东西。所有少数民族身上,都有中华民族的主体文明和主流价值观需要汲取的东西。他们的活力、单纯,对人性的认识、思考,都可以从少数民族的史诗以及今天的呈现当中获取。《图腾之旗》系列的意义就在于此。”杨蕊说。

 

引爆“集束炸弹”,微电影也有大能量

       

    《图腾之旗》之《云南·沧源》的片长只有12分37秒。以商业类型片的叙事方式,来结构一部人文地理微电影,这在全国是首例。

      

    “微电影要求视觉的冲击力、故事的新鲜度、叙事的精炼集中、主题的爆点等,都要迅速有效。”杨蕊说,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快节奏的微时代。人们已经习惯于通过手机、ipad这些载体看电影、视频,这种收看方式使得观众不会保持长时间的视觉兴奋。

       

    “然而,在传递精神气质这方面,微电影与大电影没有本质区别。”杨蕊认为,一个英雄故事可以拍成大电影,也可以拍成微电影,只是后者把这个故事高度意象化、凝练了。“微电影可以用10分钟讲一个故事,传递出一种精神气质、一个核心命题,也能够展现文化的力量、精神的力量、自我心灵抗争与建设的力量。”

      

    今年6月,《图腾之旗》之《云南·丽江》就要开拍了,杨蕊将以她独特的方式向观众呈现与众不同的纳西族东巴文化。《图腾之旗》计划拍成几个系列,目前拍摄的是“英雄重建系列”,未来将拍摄“寻找系列”、“母性系列”。

       

    “我们将结合心灵的母题,从民族素材尤其是民族史诗中寻找资源。在观众看来,《云南·沧源》这部短片可能只有一定的观赏性。但是如果《图腾之旗》系列以十部二十部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时候,就需要重新估量文化生态的价值了。希望这部系列片整体拍完之后,有集束炸弹一样的影响力,让人们看到,中华大家庭的文化是如此多样。”杨蕊说。

        

    以《图腾之旗》之《云南·沧源》为基础,杨蕊还计划拍摄一部民族歌舞巨制,暂定名为《舞创世纪》。据介绍,目前,该剧剧本一稿已经完成,计划于年底形成基本完备的剧本,2015年进入筹备阶段。

      

    对于即将举行的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杨蕊认为,这是一个大的展示窗口和平台。借助这个平台,会有很多国外片商、观众了解中国影视题材的多样性,并对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产生兴趣。“这么多年来,很多人已经习惯了一说起中国电影就是《红高粱》,就是传统的中国农民形象。其实,我们国家的文化多样性非常突出,中国电影有丰富的题材。所有资源都是精神的宝藏,也是电影产业发展的宝藏。”她说。

 
                               
该页已被阅读 1157

下一篇      上一篇

Copyright © 北京民族电影展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